扣非連虧7年遭大股東拋棄 華銳風電諸多問題懸而未決

  一個月前,華銳風電公告表示,已收到公司第一大股東大連重工·起重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重工起重”)發來的通知,重工起重已在公開征集期內收到一家意向受讓方提交的受讓申請文件及報名保證金,將對該意向受讓方進行評審,以確定是否符合轉讓條件。此后,再無發布相關消息。事情進展如何?風電行業曾經的明星企業將要被大股東出售,誰會接盤?

  曾經的明星企業成棄子

  在風電行業,無人不知華銳風電。

  在其官網介紹中,華銳風電自稱是中國第一家自主開發、設計、制造和銷售適應全球不同風資源和環境條件的大型陸地、海上和潮間帶風電機組的專業化高新技術企業,并在中國率先自主開發出全球領先的5MW、6MW系列風電機組。截至2018年,實現累計風電裝機容量16524MW,海上風電裝機容量170MW,出口裝機容量388.5MW,在國內市場排名第四。

  然而光環背后,扣除非經常性損益華銳風電已經連續7年虧損。作為其主要產品的風電機組,營業收入從2012年的39.9億元下降到2018年的2.12億元,2017年一度降至0.2億元。

  在2018年底,上任近兩年的華銳風電董事長兼總裁馬忠首度直面媒體稱:“如果2018年順利實現盈利,華銳風電將是自2011年上市以來,第一次實現連續兩年盈利,從而徹底擺脫過去經營不善的不利局面?!?/p>

  值得注意的是,馬忠口中的盈利并未考慮扣除非經常性損益。2017-2018年,華銳風電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為-7.24億元和-4.71億元。中匯會計師事務所連續兩年對華銳風電出具了帶“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在2018年的審計意見中,中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華銳風電2015年度虧損44.52億元,2016年度虧損30.99億元,且凈資產已低于股本。華銳風電2017年度盈利1.15億元、2018年度盈利1.85億元,但扣除非經營性損益后,兩年的凈利潤依然為負數。這些情況表明存在可能導致對華銳風電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p>

  扣非后凈利潤為負,換言之,華銳風電主營業務表現并不好,那么這兩年華銳風電又是如何實現盈利的呢?

  華銳風電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當期非經常性損益項目收入6.56億元,其中債務重組損益收入就高達2.96億元。

  華銳風電副總裁兼財務總監徐昌茂也曾向本報表示,2017年公司實現較高的凈利潤,主要是處置資產收益所致。

  諸多問題懸而未決

  近年來,華銳風電一直受困于多個遺留問題,其中與美國超導WindTec公司、蘇州美恩超導訴訟涉案上千萬美元、閑置資產每年上億元的固定費用、700萬千瓦數億元的維保費等備受關注。然而截至目前,這些歷史遺留問題仍沒有完全解決。

  對此,馬忠2018年底曾公開表示,近一年來,華銳風電經過積極協調溝通,包括備受國內外關注的美國超導WindTec公司、蘇州美恩超導訴訟案等多起訴訟均已達成和解,為公司贏得了相對寬松的外部環境。另外,經過對閑置資產處置使公司資產結構得到了進一步優化。諸多歷史問題的解決為華銳風電擺脫歷史包袱、重新輕裝上陣奠定了基礎。

  據華銳風電2018年年報,截至2018年末,華銳風電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金額為23.11億元,占總資產的36.94%;其他應付款金額為6.7億元,占總資產的10.71%,主要系待收資產包轉讓款尚未支付所致;長期借款9.16億元,占總資產的14.64%。

  此外,華銳風電多個資產還存在使用受限的情況。截至2018年末,華銳風電的部分貨幣資金用作銀行承兌匯票以及保函保證金,部分應收票據質押用于開立銀行承兌匯票,部分房屋建筑物以及土地使用權的權證尚未辦妥,部分機械設備抵押了借款。

  同時,公開信息顯示,截至今年6月,華銳風電及其子公司仍拖欠大連重工1.2億元的貨款。其中,4807.63萬元的剩余欠款通過華銳風電所持華電虎林風力發電有限公司的18%股權進行抵償,目前該事項正在推進中。剩余欠款如何支付尚不可知。大連重工僅表示會積極督促華銳風電支付。

  此外,華銳風電對佳電股份的欠款也高達1.87億元。

  針對該筆欠款,華銳風電除了以銀行承兌匯票方式支付3500萬元、以商業承兌匯票方式支付剩余1.52億元外,還將其全資子公司華銳風電(吉林)裝備有限公司的100%股權抵押給佳電股份,以作為上述1.52億元的商業承兌匯票的保證。

  已連續多年無實控人

  公開信息顯示,華銳風電一直沒有實控人。有報道稱,這曾導致2010年華銳風電上會遇阻,證監會要求其解釋清楚“公司無實際控制人”的問題。

  即使成功上市后,華銳風電也多次因無實控人被媒體質疑公司經營戰略在“激進”和“保守”中轉換,公司股東所屬不同派系而有紛爭等。

  在往年年報中,華銳風電表示:“公司股權比較分散,無任何股東持有20%以上的股權,任何股東均無法依據持股比例或通過決定董事會多數席位的方式對公司進行實質控制,也未采取其他方式對公司進行實質控制,公司不存在實際控制人?!?/p>

  截至目前,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重工起重持有公司15.51%股權,第二大股東天華中泰持有公司7.96%股權,其他股東持有股權均不超過5%。

  無實控人對公司經營有何影響?記者致電華銳風電,但并未收到正面回復。

  而從上市后第二年,華銳風電就開始虧損。2012-2013年,華銳風電分別巨虧5.83億元、34.46億元。此后雖有少數幾年凈利潤為正,但扣非后凈利大多呈虧損狀態。

  在無實控人的情況下,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曾多次更換。

  據華銳風電招股說明書,2006年,大連重工機電設備成套有限公司(下稱“大重成套”)會同新能華起、方海生惠等五家法人單位出資設立華銳風電,大重成套以3000萬元的最高比例出資,持有華銳風電30%的股份,為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

  2009年,大重成套將所持華銳風電股份無償劃轉給重工起重,后者成為新的第一大股東,而兩者同屬大連國資委。2011年,華銳風電上市時,重工起重持有公司18%的股權,為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

  2014年底,萍鄉富海出資14.8億元,聯合大連匯能出資3億元,共同受讓華銳風電賬面原值為18.75億元的應收賬款。通過債轉股,萍鄉富海曾獲華銳風電19.85%股權,成第一大股東。隨后萍鄉富海多次減持。2016年底,重工起重回歸第一大股東位置。截至目前,萍鄉富海僅持公司4.46%股權。

  在重工起重重回第一大股東后,華銳風電一邊推進供應商質量賠償事宜,一邊全資成立運維子公司銳源風能技術有限公司、收購張家口博德玉龍開發有限公司等。

  一系列動作后,華銳風電2017-2018年實現連續兩年盈利,不考慮非經常性損益的情況下,凈利潤分別為1.15億元和1.85億元。

  但2018年7月,重工起重稱,有意向方與公司接洽,擬購買公司所持華銳風電股份。重工起重稱擬籌劃通過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為何在華銳風電財務狀況好轉的情況下轉讓股份?記者多次致電重工起重,但均無人接聽。

  事件持續近一年后,2019年5月,華銳風電表示大連國資委已批準重工起重采取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公開轉讓所持華銳風電部分或全部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7月3日,華銳風電董事桂冰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一切相關職務。7月12日,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公司大股東重工起重提名滕殿敏為董事候選人,并獲董事會通過。據公開信息,桂冰和滕殿敏都曾在大連國資委、大連裝備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擔任要職。而后者也是大連國資委全資企業之一。

關鍵詞: 區塊鏈, 華銳風電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扣非連虧7年遭大股東拋棄 華銳風電諸多問題懸而未決

發布時間:2019-07-23   來源:中國能源報

  一個月前,華銳風電公告表示,已收到公司第一大股東大連重工·起重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重工起重”)發來的通知,重工起重已在公開征集期內收到一家意向受讓方提交的受讓申請文件及報名保證金,將對該意向受讓方進行評審,以確定是否符合轉讓條件。此后,再無發布相關消息。事情進展如何?風電行業曾經的明星企業將要被大股東出售,誰會接盤?

  曾經的明星企業成棄子

  在風電行業,無人不知華銳風電。

  在其官網介紹中,華銳風電自稱是中國第一家自主開發、設計、制造和銷售適應全球不同風資源和環境條件的大型陸地、海上和潮間帶風電機組的專業化高新技術企業,并在中國率先自主開發出全球領先的5MW、6MW系列風電機組。截至2018年,實現累計風電裝機容量16524MW,海上風電裝機容量170MW,出口裝機容量388.5MW,在國內市場排名第四。

  然而光環背后,扣除非經常性損益華銳風電已經連續7年虧損。作為其主要產品的風電機組,營業收入從2012年的39.9億元下降到2018年的2.12億元,2017年一度降至0.2億元。

  在2018年底,上任近兩年的華銳風電董事長兼總裁馬忠首度直面媒體稱:“如果2018年順利實現盈利,華銳風電將是自2011年上市以來,第一次實現連續兩年盈利,從而徹底擺脫過去經營不善的不利局面?!?/p>

  值得注意的是,馬忠口中的盈利并未考慮扣除非經常性損益。2017-2018年,華銳風電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為-7.24億元和-4.71億元。中匯會計師事務所連續兩年對華銳風電出具了帶“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在2018年的審計意見中,中匯會計師事務所表示:“華銳風電2015年度虧損44.52億元,2016年度虧損30.99億元,且凈資產已低于股本。華銳風電2017年度盈利1.15億元、2018年度盈利1.85億元,但扣除非經營性損益后,兩年的凈利潤依然為負數。這些情況表明存在可能導致對華銳風電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p>

  扣非后凈利潤為負,換言之,華銳風電主營業務表現并不好,那么這兩年華銳風電又是如何實現盈利的呢?

  華銳風電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當期非經常性損益項目收入6.56億元,其中債務重組損益收入就高達2.96億元。

  華銳風電副總裁兼財務總監徐昌茂也曾向本報表示,2017年公司實現較高的凈利潤,主要是處置資產收益所致。

  諸多問題懸而未決

  近年來,華銳風電一直受困于多個遺留問題,其中與美國超導WindTec公司、蘇州美恩超導訴訟涉案上千萬美元、閑置資產每年上億元的固定費用、700萬千瓦數億元的維保費等備受關注。然而截至目前,這些歷史遺留問題仍沒有完全解決。

  對此,馬忠2018年底曾公開表示,近一年來,華銳風電經過積極協調溝通,包括備受國內外關注的美國超導WindTec公司、蘇州美恩超導訴訟案等多起訴訟均已達成和解,為公司贏得了相對寬松的外部環境。另外,經過對閑置資產處置使公司資產結構得到了進一步優化。諸多歷史問題的解決為華銳風電擺脫歷史包袱、重新輕裝上陣奠定了基礎。

  據華銳風電2018年年報,截至2018年末,華銳風電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金額為23.11億元,占總資產的36.94%;其他應付款金額為6.7億元,占總資產的10.71%,主要系待收資產包轉讓款尚未支付所致;長期借款9.16億元,占總資產的14.64%。

  此外,華銳風電多個資產還存在使用受限的情況。截至2018年末,華銳風電的部分貨幣資金用作銀行承兌匯票以及保函保證金,部分應收票據質押用于開立銀行承兌匯票,部分房屋建筑物以及土地使用權的權證尚未辦妥,部分機械設備抵押了借款。

  同時,公開信息顯示,截至今年6月,華銳風電及其子公司仍拖欠大連重工1.2億元的貨款。其中,4807.63萬元的剩余欠款通過華銳風電所持華電虎林風力發電有限公司的18%股權進行抵償,目前該事項正在推進中。剩余欠款如何支付尚不可知。大連重工僅表示會積極督促華銳風電支付。

  此外,華銳風電對佳電股份的欠款也高達1.87億元。

  針對該筆欠款,華銳風電除了以銀行承兌匯票方式支付3500萬元、以商業承兌匯票方式支付剩余1.52億元外,還將其全資子公司華銳風電(吉林)裝備有限公司的100%股權抵押給佳電股份,以作為上述1.52億元的商業承兌匯票的保證。

  已連續多年無實控人

  公開信息顯示,華銳風電一直沒有實控人。有報道稱,這曾導致2010年華銳風電上會遇阻,證監會要求其解釋清楚“公司無實際控制人”的問題。

  即使成功上市后,華銳風電也多次因無實控人被媒體質疑公司經營戰略在“激進”和“保守”中轉換,公司股東所屬不同派系而有紛爭等。

  在往年年報中,華銳風電表示:“公司股權比較分散,無任何股東持有20%以上的股權,任何股東均無法依據持股比例或通過決定董事會多數席位的方式對公司進行實質控制,也未采取其他方式對公司進行實質控制,公司不存在實際控制人?!?/p>

  截至目前,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重工起重持有公司15.51%股權,第二大股東天華中泰持有公司7.96%股權,其他股東持有股權均不超過5%。

  無實控人對公司經營有何影響?記者致電華銳風電,但并未收到正面回復。

  而從上市后第二年,華銳風電就開始虧損。2012-2013年,華銳風電分別巨虧5.83億元、34.46億元。此后雖有少數幾年凈利潤為正,但扣非后凈利大多呈虧損狀態。

  在無實控人的情況下,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曾多次更換。

  據華銳風電招股說明書,2006年,大連重工機電設備成套有限公司(下稱“大重成套”)會同新能華起、方海生惠等五家法人單位出資設立華銳風電,大重成套以3000萬元的最高比例出資,持有華銳風電30%的股份,為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

  2009年,大重成套將所持華銳風電股份無償劃轉給重工起重,后者成為新的第一大股東,而兩者同屬大連國資委。2011年,華銳風電上市時,重工起重持有公司18%的股權,為華銳風電第一大股東。

  2014年底,萍鄉富海出資14.8億元,聯合大連匯能出資3億元,共同受讓華銳風電賬面原值為18.75億元的應收賬款。通過債轉股,萍鄉富海曾獲華銳風電19.85%股權,成第一大股東。隨后萍鄉富海多次減持。2016年底,重工起重回歸第一大股東位置。截至目前,萍鄉富海僅持公司4.46%股權。

  在重工起重重回第一大股東后,華銳風電一邊推進供應商質量賠償事宜,一邊全資成立運維子公司銳源風能技術有限公司、收購張家口博德玉龍開發有限公司等。

  一系列動作后,華銳風電2017-2018年實現連續兩年盈利,不考慮非經常性損益的情況下,凈利潤分別為1.15億元和1.85億元。

  但2018年7月,重工起重稱,有意向方與公司接洽,擬購買公司所持華銳風電股份。重工起重稱擬籌劃通過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為何在華銳風電財務狀況好轉的情況下轉讓股份?記者多次致電重工起重,但均無人接聽。

  事件持續近一年后,2019年5月,華銳風電表示大連國資委已批準重工起重采取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公開轉讓所持華銳風電部分或全部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7月3日,華銳風電董事桂冰因個人原因辭去公司一切相關職務。7月12日,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公司大股東重工起重提名滕殿敏為董事候選人,并獲董事會通過。據公開信息,桂冰和滕殿敏都曾在大連國資委、大連裝備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擔任要職。而后者也是大連國資委全資企業之一。

      關鍵詞:電力, 華銳風電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65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